北京狼牙特训营
统一咨询电话:
        18511115986(同微信)
400-688-1102
bei jing  lang ya  Special  training  camp
中国军事拓展培训专业机构
中国青少年国防教育著名品牌

推荐|参军22个年头的莫言说:我热爱军事文学

 二维码 356
发表时间:2018-03-01 11:36来源:网络

我热爱军事文学

>>>>

莫言

微信图片_20180301113601.jpg


莫言1976年入伍当兵,是总参驻烟台某通信团战士。其后调到驻保定某部任宣传科干事。 1984—1986年,为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学员。


1
在我看来,其实生活中并不缺读诗的人,缺的是能把诗写到人们心坎里的诗人。


2
军旅作家写什么?我想写真实也好,写生活也好,最终还要归结到写人上来。生活环境、社会背景都是人在其中活动的一些后台背景,作家应该时刻盯着人,描述人来写。


3
这是一个有生活的诗人的作品,她不满足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满足于一般的观念和思索,一直试图拨开浮萍一样的生活表层去揭示真实和本质……


收到军事谊文出版社王毅同志的大作:《水玉小集》(六卷),很高兴。王毅是我的山东老乡,曲阜人,曾在军艺文学系就读,和我又是校友,又都在总参工作过。让我作序,欣然受命。


我在部队工作、生活了22年,离开部队后,也一直关注着军队,关注着军队的作家。他们中很多人执著坚守内心的精神高地,用文字表达对人类社会和军队的深层思考,其成就和造诣令我由衷赞叹。


近年来,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军旅文学也出现了创作瓶颈,中老年作家不了解年轻官兵,年轻官兵又不愿意进入这行业,突破这个瓶颈难度很大。


军旅作家的前景怎样?诗人比作家处境似乎更加尴尬。


都说写诗的人比读诗的人要多,写诗和读诗的人都越来越少了。但对于大多数人而言,遇到好的诗,写到心坎里,引起了共鸣,还是会情不自禁地看下去。在我看来,其实生活中并不缺读诗的人,缺的是能把诗写到人们心坎里的诗人。作家同样如此,需要真正了解读者的心理,才能真正走进其心里。

微信图片_20180301115720.jpg

王毅的诗创作于生活,寥寥数语,情感真挚充沛,容易引起共鸣。像《兵者》里的“英雄”“礼赞”等篇章,用诗歌记录汶川大地震,就是对部队官兵最高的礼赞,尤其是那些参与过抗震救灾的官兵一定深有同感。


军旅作家写什么?我想写真实也好,写生活也好,最终还要归结到写人上来。生活环境、社会背景都是人在其中活动的一些后台背景,作家应该时刻盯着人,描述人来写。军旅作家就应该盯着军队的人来写。在王毅看来,当作家就是要像她在《光明日报》用一个版面来采写胡可那样“为人民服务”,追求科学精神和人文精神。而这一点,恰恰是她创作的核心理念,抓住了人来写,就抓住了关键。


怎样写好军队的人?作家需要对人物的深刻理解,要有阅历,要广泛接触社会,头脑里面要有形形色色的人物,然后汇合成一个典型的人物。


现在对于我们这个年纪的作家来讲,一个最大的困难,是对当代社会了解不太够。最近20多年我生活在北京,尽管每年拿一定时间回到我的故乡生活一段时间,但由于社会地位发生变化,变成一个所谓有身份的人,了解生活、深入生活实际上也有很大困难。


每一个时代有每一个时代的作家,我们这一代作家现在也许永远突破不了瓶颈,作家老了以后就应该认输,因为无法代替年轻人,就应该让现在年轻人写他们自己。


王毅18岁当兵,从战士、班长、护士,到干事、副教导员、副主任、副总编辑,一刻也不曾离开,熟悉军队又深深地热爱着军队,丈夫曾是部队的飞行员,儿子年纪轻轻又被她送进了部队。这一阅历对于军旅作家是无可比拟的优势,有利于创作出军队的典型人物。


实话说,她的诗文我并没有完全读,即便如此,她一些作品还是引起了我的共鸣。她思想的尖厉、触觉的敏锐、包括表达的独特,都让人很有感触。读这些作品我首先就会想,这是一个有生活的诗人的作品,她不满足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满足于一般的观念和思索,一直试图拨开浮萍一样的生活表层去揭示真实和本质,这是当下非常难能可贵的,是一个作家应当恪守的本分。纵观整部作品,无论是小说、人物对话、评论,还是采写,大都围绕着军营生活、爱情和生命体验,她一边观察、描摹它们,同时也在探索它们之间生命本质的关系。说起来,以上几点也都是作品创作中的常见题材,但王毅通过自己独特的视角,没有因循守旧或落入窠臼地进行表达,而是融入了自己的生命体验,用优雅有时又非常质朴直白的方式,令她的诗文闪烁一种独有的光泽和质地。


应当说,王毅的努力与成绩值得肯定,尤其是她身居京城闹市,工作业务繁忙,还能偏居一隅,静下心来创作这么多佳作,其勤奋令人赞赏。


祝王毅与军旅文学事业进步!



微信图片_20180301115724.jpg


链接一

莫言:多一点热爱我们的军队

【莫言:多一点热爱我们的军队】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接受军报记者采访时说:“我从未抱怨过22年军旅生涯,这样的传闻不实。当兵对人的锻炼非常重要,22年军旅生涯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一个阶段,各方面都有很好的锻炼。我建议大家,如果有可能,多一点热爱我们的军队。”



链接二

莫言:一到军营就吃了十八个馒头

跟莫言一起当兵的有三十多人,新兵拉练结束后,他们便各奔前程,只有莫言去站岗了。莫言一到军营就吃了十八个馒头,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假装吃完了,但看着别人的嘴唇吧唧,他的嘴唇也吧唧,别人的喉咙蠕动,他的也蠕动,领导怕了——乖乖,如果让他做饭,那不得把我那点军粮全让这小子吃了。就把那两个看起来比莫言老实,比莫言饭量小的人去做饭了。那个大饭量的小子,对不起,站岗去!


莫言屈啊。本来让自己晚出生一年,削尖脑袋当兵的本意并不是无怨无悔的保卫边疆啊,他首先想的是能吃上一咬就流油的肥肉馅水饺,现在可好,连饭都吃不饱-别人吃四个馒头就饱了,可他已经吃了八个肚子还觉得空,再吃又怕让领导觉得自己的思想水平低,光剩下吃心眼了。他就咬牙不吃了。但肚子饿啊。现在无论男人女人都以平滑的小腹为美,但当时莫言的肚子,不是平滑,而是往下塌陷了。


塌着肚子的莫言在站岗的时候哪里都饿。他就在站岗的时候腿没溜号脑子溜号了。他幻想那戴着麦秸草编成的被硫磺勳得雪白的草帽的美丽的姑娘——麦秸草编成的草帽是莫言见到的最漂亮最金贵的草帽,家乡的漂亮姑娘都戴这个,不漂亮的戴芦苇篾片编成的斗笠,打死莫言也想象不出太阳帽还有别的材料制成,那姑娘戴着草帽美丽地来到海岛边疆,对在那站岗的大兵一往情深,然后日弹钢琴三百曲和那优雅的能日背唐诗三百首的大兵相和相合。想到这里的莫言往往裂嘴笑了,就忘记了自己的肚皮贴脊梁的现实。


但现实总是现实,它以很坚实的物质提醒你许多没有的东西。比如,跟他一起来当兵的小老乡在梦里还吃的叭嗒嘴,然后香得笑出声了,他的肚子早就叽里咕噜地说话了。青春的饿和肚子的饿让他睡不着了,然后就起床,把站岗的白日梦落在了笔上。漂亮的姑娘,帅气的小伙子,美丽的海岛,坚定的信念——这些都是他缺少的,恰恰是他做梦都想的,当然他还渴望写的东西,能换来稿费,好自己去餐馆吃一顿肥肉馅的水饺,自己去吃,让自己吃个饱。写完后,伸个懒腰,想到能换了肥肉馅的水饺,迷着本来就不大的眼,美美地笑了。


这样,没能做饭的因为饭量大只能站岗的莫言,只能用写作实现他的水饺梦和美女梦。想不到竟写成了气候,这是后话。


莫言的军旅生涯


在新书《聆听宇宙的歌唱》里,莫言对自己总结得很不客气:丑、懒、馋,不遭一大家子人待见。儿时经历混在一场国家运动中,让家中长辈行事说话都小心翼翼,对孩子说的最多的也是:别在外面给我惹麻烦。


十二岁那年,莫言因为拔了生产队的一个红萝卜,被罚跪在毛主席像前请罪。回家后,父亲用蘸了盐水的绳子抽打他。有着些许世外仙人气质的爷爷赶来劝架:“不就是拔了个萝卜吗!还用得着这样打?”救是救下来了,但终究,“中农”成分的家庭让每个人在这场运动中都得小心翼翼,老老实实,才能苟且偷安。


莫言的童年是压抑的,压抑的童年让人想逃离。所以在考了三年兵之后,莫言终于在1976年爬上了装运新兵的车,别家孩子都与亲人流泪告别,他则雀跃如同飞出牢笼的鸟,满脑子想的都是新疆西藏、天涯海角……只是,车在开了三百华里之后,停了。从高密到黄县,一路上的欣喜瞬间变成失望。雪花覆盖,来路无影。


莫言记得当时新兵连设置在黄县县城西北角一座名为丁家大院的豪宅里,那座豪宅在胶东半岛都赫赫有名。进去时,首先看见的是一座高大的影壁,上面刻着“紫气东来”四个大字。数十个新兵在影壁前听一个干部点名。“管谟业。”“到。”“跟着班长进去。”“是。”他随着一个老兵进到一栋雕梁画栋的大房子里,把背包一放,好了,莫言的军旅生涯就这样开始了。


虽说未能实现“天涯海角”的愿望,可“树挪死,人挪活”的古话还是在莫言身上有了些许应验。在家里吃不饱穿不暖,整天吃一种口感差到要命的杂交高粱,到了这里,托后方基地农场的福,他不仅每顿都能吃得饱饱的,而且还是那种用小麦磨成的精粉!

文学是吹牛的事业但不是拍马的事业


两年匆匆而过。


从第三年开始,莫言开始给战友们上课,学习内容是三角函数的基础知识。

这事儿看起来蛮不靠谱!莫言没有上过多长时间的学,因为历史原因,少年时期的他不仅没有圆了大学梦,就连初中都没上完。但他的学识是有的。莫言的父亲上过私塾,全家人因此对知识文化都很重视,莫言也继承了父亲极强的自学能力,他还“自动升级”成了现在的“现学现卖”!


因为授课认真,莫言被调到上级机关工作。说是工作,其实就是等待提干。可一位领导觉得莫言刚来新单位,直接提干不太合适,就说要考察一年,结果考察完一年,关于战士提干有了新的要求:必须经过考学,或者……失望是当然,莫言倒是没闹什么脾气,那个年代,包括童年的记忆让他成了内敛的人。


两年后,郑州工程学院在莫言所在的部队开了一个学习点,问莫言能不能当老师,给学员们授课。莫言也不客气,揽下活就开始研究教材。照样有领导来听课,一位颇为惜才的副主任在听完莫言的讲课后还提了如“不要背书,要口语化”等要求。当时莫言已经在《莲池》等杂志发表了作品。那位副主任拿着莫言的作品就到北京总部 “推荐贤良”,也为莫言将来的发展画出了新的路线。


“这段时间”的人物经历是混乱的、局促的,可以一带而过的,但关于莫言的写作,“这段时间”又是不可或缺,使莫言得到宝贵的关于自己的反面教材并最终确定写作方向,从此,中国文坛上竖起了一面新旗号:高密东北乡。


当时,他提笔想写很多东西,因为固执地认为童年是酸涩到不堪的,他在文字上有意“去高密”化。“我努力抵制着故乡的声色犬马对我的诱惑,去写海洋、山峦、军营,虽然也发表了几篇这样的小说,但一看就是假货……”为了让小说道德高尚,他给主人公的手里塞一本《列宁选集》,为了让小说有贵族气息,他让主人公日弹钢琴三百曲,等等等等,脱不了泥腿子的附庸风雅,满鼻子牛屎味儿的胡编乱造!


莫言的这些“评价”完全出自他的《聆》,他总是喜欢把他自己逼到绝境,退无可退之时,好好修理一把,用严重的自虐倾向得到最敲打人心的语句。只是“这段时间”他完全做不到这一点,直到《白狗秋千架》的诞生,“这段时间”才被终结。


有一位作家说:莫言的小说都是从高密东北乡这条破麻袋里摸出来的。他本是讥讽莫言,但莫言把这话当成是对自己的最高嘉奖。他扛着“高密东北乡”的旗号啸聚山林、打家劫舍,在自己的文字天地里当起了开天辟地的圣者,发号施令的皇帝,先前的那些钢琴、面包、原子弹、臭狗屎、摩登女郎、皇亲国戚、假洋鬼子……统统被他塞到高粱地里去了。“我认为文学是吹牛的事业但不是拍马的事业,骂一位小说家是吹牛大王,无疑等于拍了他一记响亮的马屁。”莫言对自己身上能绑上一条高密东北乡的“破麻袋”相当高兴,“在这条破麻袋里,狠狠一摸,摸出一部长篇,轻轻一摸,摸出一部中篇,伸进一个指头,拈出几个短篇。 ”

这么一条“破麻袋”是莫言独此一家的Logo,让他的文字有了自己独有的风格。

这不仅是一篇小说,还是一首长诗

时间晃晃荡荡,走到1984年,莫言圆了他的大学梦。那一年,解放军艺术学院(以下简称“军艺”)恢复招生。


莫言的大哥在60年代初期考入了华东师范大学。在那个闭塞的小地方,别说是大学生,就是大学生的家人,也是格外受到尊敬,当然也不乏忌恨,小时的莫言就经常在自家的院子里,听见隔墙小巷有人压低了嗓子议论,“别看这家房子破,可是出了一个大学生”、“这家是中农,竟然出了一个大学生”。他不管听了多刺耳的话,心里也是相当的受用,有一次趁着大哥睡着了,他还偷偷把大哥的校徽摘下来别在自己胸前,小伙伴讽刺说:“是你哥考上大学,又不是你上,烧包什么!”莫言因此暗下决心,长大了一定要考上大学。但最终,因为历史原因,他的大学梦被击碎了。


此时,得到军艺招生的消息后,莫言很兴奋,没想到年龄已经“奔四”的他居然有机会重圆自己的大学梦。拿着几篇作品,他就跑到军艺,一打听,人家招生工作已经结束了好一段时间。幸运的是,他的小说《民间音乐》让时任文学系主任的徐怀中先生看到了,徐先生大赞:“这个学生,即便文化考试不及格我们也要了。 ”


补了名字进考生表里,莫言一颗心放了下来,他这些年的老师不是白当的,文化考试里虽然有一点点小插曲,但最终考得第二名,伙同作文最高分,他以优异的成绩进入了军艺文学系,成了一名大专生。


当时军艺正大修大建,四处都是泥浆黄土,相当接地气。莫言接着地气,在学习期写出了诸多精品之作,《透明的红萝卜》就是其中之一。


1984年初冬的一个早晨,莫言在宿舍里做了一个梦,身穿红衣的丰满姑娘手持一柄鱼叉,从地里叉起一个红萝卜,高举着,迎着太阳……从起床号响起,他就沉浸在这个辉煌的梦境里,上课时,他一边听课,一边把整个梦境用笔头“勾”出来,两周后,稿子出来。他拿不定主意,甚至连文章算不算小说都不肯定。他把稿子拿给系里一位干事看,干事看完后很兴奋:“这不仅是一篇小说,还是一首长诗。 ”徐怀中看完后还拿给自己的夫人看,结果得到女性角度的评价:“小说里那个黑孩子让我很感动。 ”系里更是召集几个同学座谈了这篇小说。


1985年3月,刚创刊不久的《中国作家》第二期发表了这篇小说和座谈纪要,主编冯牧先生在华侨大厦主持召开了小说研讨会,汪曾祺、史铁生、李陀、雷达、曾镇南等名家参加了会议……自此,《透明的红萝卜》成了莫言的“成名作”。


“前年,因为编文集,我又重读了这篇小说,虽然能从中看出许多笨句和败笔,但我也知道,我再也写不出这样的小说了。 ”莫言的话明显有惆怅,看来不管是名家还是俗者,谈及过去,都有惆怅味道。那时的自己,可能青涩单纯、可能幼稚可笑,但满满的,都是青春!

军艺毕业后,他被分到一个部队,直到1997年离开部队,这些日子,他生活围绕着笔尖穿行,理无可理,按下不提。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购物车
0
回到顶部